客服电话: 400-090-6600

杨一夫:型男“不安分”

《互联网金融》杂志2014-06-30

随着阿里余额宝横空出世,互联网金融时代的大幕悄然拉开,市场的火热催生了一大批创业新贵,他们前赴后继地涌入,推动和引领着这个市场的前行。其中,杨一夫和他两位创始合伙人张适时、李欣贺创办的人人贷无疑是最耀眼的新星之一。

 

人人贷成立于2010年,曾收获弘合基金的数百万人民币种子天使,其最初模式与美国最大的P2P借贷网站Lending Club基本相同,主要通过线上做小额信用贷款。在人人贷网站上线2年多的时间里,其业务规模每年以超过100%的速度攀升,而作为人人贷线下补充业务的友信,成立于2011年,意在为传统渠道中众多对网络并不熟悉的客户提供服务,将P2P业务模式搬到线下。

 

2012 年 11 月,人人贷与线下兄弟企业“友信”整合为“人人友信”,模式上开始向 O2O 靠拢:线下开发借款人,线上对接理财人。据人人贷最新数据显示,6月19日,人人贷累计成交额突破30亿,成为P2P行业的领军企业之一。

 

更吸引大众眼球的是,人人友信集团在2013年底获得了挚信资本领投的风险资金1.3亿美元,夺得全球范围内互联网金融企业的最大单笔融资纪录。

 

人人贷在众多P2P企业中何以异军突起?其与众不同之处何在?人人贷三位创始合伙人有何不为人知的创业故事?带着种种问题,《互联网金融》杂志记者走进位于北京西二环的人人贷总部,聆听人人贷联合创始人杨一夫为本刊独家讲述的“人人故事”。

 

不安分:北大才子的“人生观”之变

“我是一个不安分的人。”记者眼前的杨一夫,戴着一副框架眼镜,外表高大,留着稀疏胡子,应该属于很多女孩子喜欢的型男类型。面对面交谈下来,你会发现这位80后理科男,其实是位简单纯粹的人,兼具理性与感性。大多情况下,他表情淡然,偶尔露出酷酷的或者说羞涩腼腆的微笑,这些都与他口中的不安分大相径庭。人人贷一位与杨一夫接触较多的员工私下告诉记者,其实日常工作中杨一夫最大的特点是随和,容易相处,而且感性的情况居多。 

 

杨一夫是地道的北京人,父母均是国企高管。从小家庭环境优越、生活条件良好,没有丝毫经济压力,这应该是很多人理想的生活方式。他不像刘强东那样经历过少年贫苦,忍受过饥饿,并不得不为此奋斗才终成大器。杨一夫事业的成功或许缺少些悲壮和浪漫主义色彩,但他光鲜的生活履历下依然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在国企或外企安逸地做一个高管,过着社会名流的上层生活,应该是杨一夫概率最大的人生轨迹。

 

他看得到自己的明天,更能看清自己的未来。不过,这样的人生并没有太多挑战性,也不是杨一夫理想的生活方式,“不安分”的种子开始在他心中萌芽,直到他考入了北大数学系。

 

像无数充满激情的年轻人一样,一直顺风顺水的杨一夫开始在北大追逐他的新生活和梦想。作为中国的顶尖学府,北大对于杨一夫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准确地说,杨一夫世界观的变化正是发生在北大求学期间,发生这种变化的原因是他的“出走”。

 

杨一夫告诉《互联网金融》杂志的记者,由于性格使然,他在北大的生活方式是比较自由的,对于喜欢的课可能会听得很认真,对于不喜欢的也会经常翘翘课,空闲的时间,他更倾向于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为了重新认识自己,他决定“出走”。“我在北京的话,可能每天重复做同样的事情,你觉得已经变成习惯了,你不会对这些事情为什么要去做,以及我到底是不是真的想做这样的情况产生更多的思考,但是你离开这个环境之后,你会有机会产生这样的思考。”杨一夫这样对记者解释他要“出走”的原因。

 

大学的每个假期,杨一夫都会实施自己的“出走”计划。新疆、西藏、尼泊尔、云南、老挝、泰国、东南亚等等这些地方,他一个人去,一个人走,睡大通铺、睡酒吧、睡餐馆,一路搭车是旅途的常态,他最长的一次等车经历,是在西藏的一个小村子等了五天,才有车来。相比于旅途的很多艰辛,杨一夫在这过程中发掘了自己更大的人生价值。

 

杨一夫觉得,他接受的一直都是传统教育,考上一个好大学,毕了业找一份好工作,然后踏踏实实过日子,这是一个很传统的思维。但是有了很深的思考之后,他觉得人应该更多地去经历一些事情,而且他真正想要的东西应该是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挑战性,这对他是更有意思的一个结果。他坦言:“我有时会期待一些困难,因为去克服这些困难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很有趣的经历。我觉得那种特别一帆风顺、一眼能够看到头的生活非常无聊,这样的生活对我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回头来看,这些经历对杨一夫人生意义何在呢?

“最重要的我觉得就是出去走,加强了对外界的认知,练就一个比较朴素的商业价值观,而且加上出去走这件事情本身让我对自己的认识或者对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有一个更好的感知。”杨一夫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鲜为人知的是,由于对金融的浓厚兴趣,杨一夫在北大期间曾经有一次换专业的经历,他从概率统计换到了金融数学。“做了换专业的决定之后,其实我是把课当时都退掉了,因为概率统计的很多课我不需要了,我需要再额外地去补一些金融数学的课,但是这样的话,等于我前半学期基本上已经上了,所以我也不可能当学期再插班去补这个课,所以我只能到大四的时候去读,所以我大三那个暑假特别的长,我基本上期中之后就离开北京了,前前后后加上那个暑假一共走了五个月,那五个月的过程其实就发生了刚刚说的一系列的这样一些小故事。”

 

从北大金融数学系毕业后的杨一夫,并没有立即创业,而是选择了继续深造,他去了荷兰读金融硕士,不过,他对记者表示,“当时已经想好要创业了。”

 

创业:身处“台风口”

“人只会为自己想干而没干的事情最终更加后悔,而不会被干了而干错的事情更加后悔,所以你就让我去尝试,而且有一天我会比你们更清楚什么对于我来讲才是真正的幸福。”这是杨一夫在决定创业时对他父母说的话,也可视为其创业心声的真实吐露。

 

2007年,从荷兰读完金融硕士后,尽管杨一夫已经想好了要创业,作为历练,他还是在一家公司工作了一年的时间。

 

当时,他认为,既然以后想要创业,就需要了解当时的社会情况。为此,他选择了加盟如家酒店,并且在做酒店的过程中接触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群:施工队的包工头、小型供货商、片儿警、消防卫生等地方官员、小生意人等……这段经历对他了解中国的现实经济情况帮助很大,而且托管式的加盟方式也能让他做完项目后能够很快脱身,不会影响到以后的创业。

 

杨一夫用了“不安分”形容创业前的状态。“选择创业是因为我喜欢变化和不可预期,我不想现在就看到自己五年之后的样子。”杨一夫这样对《互联网金融》表示。他将自己下决心创业的原因归结于三个方面:

 

第一,性格使然。他说:“我感觉到自己一定程度上不是特别适合被管理的人,也是一个比较耐得住寂寞的人,即使短期内不会成功,不会对我有特别大的一个打击,所以我觉得这样就比较适合我去创业。”

 

第二,家庭没有直接的经济压力,并且可以支持他做些自己内心真正想做的事情。

 

第三个重要的原因是,金融变革的“台风口”来了,这意味着这个领域存在着各种创业和创新的机遇, 正如雷军所言:在台风口,猪也能飞上天。

 

尽管具有金融背景,互联网和金融最初并不在杨一夫和他两个创业合伙人张适时、李欣贺的规划里。他们甚至想过去青岛开发楼盘,到新疆做沙棘矿生意,但又觉得这些生意都不够酷,并且不环保,最终都无疾而终。直到2009年,他们看到了金融行业“拐点”。

 

对此,杨一夫有自己的判断。一方面,他认为互联网解决了人们购物、社交、音乐、资讯获取等等几乎一切的些需求,金融服务需求也会面临着被解决;另一方面,他从国外一个研究机构的数据上看到,国外的P2P市场在2009年出现了一个增长拐点,2009年之后增长非常快,这说明互联网化的金融服务需求在急增,而国内由于财富掌握的年龄层相对更年轻,互联网化的人群更庞大,互联网化的金融服务市场前景也就会更大。

 

所以,他们看到了机会,回到了老本行。当然,创业去做银行和保险公司是机会渺茫的事情,他们开始关注一些创新的类金融服务行业。“当时就看到了一个行业在美国的个人金融服务已经非常完善的市场,依然有生存的空间,如果把这个模式拿到中国来,进行一些改良,在中国个人金融服务非常匮乏的市场上可能会有很好的前景。”杨一夫表示。2009年,三个踌躇满志的年轻人将目光投向了美国P2P网贷公司Lending Club。

 

Lending Club成立于2007年,是全球P2P网贷公司中规模最大的一家,但在2010年,其累计交易额不足5亿美元。三人当时分析认为,P2P贷款在中国的前景比美国还要大很多,因为美国的线下个人金融已经十分发达,线上P2P更多的是对传统需求的替代作用,美国人对Lending Club的需求更像是中国人对淘宝的期望:贷款方用更便宜价格借到钱,理财方用更高的利息率存款,平台的资金效率更高,中间成本更低。

 

现在来看,我们不得不说杨一夫和他两位合伙人的创业故事具有幸运的成分,他们踩准了金融业行进的爆发点,抢占了行业爆发增长的台风口。金融背景和他们精准的眼光,进一步奠定了他们成功的基础。“从进入的时间点到行业的爆发式增长,给我们留足了时间进行积累和沉淀,我们比较幸运。”杨一夫表示。

 

这是个最好的时代。互联网正在改变着一切的生活方式,影响着人们的衣食住行,将一切不可能变为可能。

 

这也是充满着各种机遇的时代。互联网金融快速地崛起.这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金融变革引起了创业者们广泛的关注,互联网金融颠覆了传统的金融支付方式和交易方式,对传统金融业务、传统金融机构、传统金融模式和传统金融监管方式提出了挑战。

 

时至今日,杨一夫和他的合伙人创业获得了一定的成功,证明他们把握住了时代赋予的机遇,而三人典型的“中国合伙人”的创业故事,也引起很多人的兴趣。

中国式合伙人:人人贷“三驾马车”

20世纪80年代,三个怀有热情和梦想的年轻人在高等学府燕京大学的校园内相遇,从此展开了他们长达三十年的友谊和梦想征途。这是陈可辛导演执导的著名电影《中国合伙人》中的创业故事。类似版本的故事在人人贷三个创始合伙人张适时、李欣贺和杨一夫身上也在上演。

 

三人都是80后,年纪相仿,李欣贺与杨一夫是北大同届校友,很早就相识。而毕业于清华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的张适时是李欣贺的朋友,有着自己的家族企业。李欣贺毕业后去了德意志银行香港投资部,后来又去了中银国际直接投资部和渤海产业投资基金当投资经理。三个年轻人背景相似、兴趣相投,再加上共同的“不安分”因素,最终他们因为创业走到了一起。

 

2010 年上半年,三人用100 万初始资金注册了人人贷公司,并大致确定了分工,杨一夫负责风控,李欣贺负责对外联络,张适时则主管产品规划。招了一名财务后,他们租下北京CBD 万达广场的一间一百多平米办公室,开始创业。就这样,三位80后的创始人最终投身于互联网金融最前沿P2P 贷款行业。

 

“这一行业当时并不活跃,我们自己也没有很懂互联网,更不知道最好的推广方法是什么?”杨一夫回忆起创业之初的困惑。

 

2010年人们对于P2P借贷还很陌生,当年成立的P2P企业只有10家,刚刚成立的人人贷无疑是中国最早的一批基于互联网的P2P信用借贷服务平台。

 

不过, 人人贷的生意渐渐明朗:用互联网的力量网聚理财人将闲置资金借给贷款人,贷款人因此解了燃眉之急,理财人则获得比银行存款和债券投资更高的回报,皆大欢喜。

 

他们逐渐发现纯粹依靠线上在中国并不现实,于是开始发展线下审核。2011年,三个人又成立了一家线下P2P贷款公司——友信,通过设立线下的实体门店寻找借款人,帮助降低他们的互联网操作门槛并通过面对面的资料核实更好地进行风险控制。

 

尽管目前人人贷累积交易额已经突破30亿,杨一夫至今清晰地记得人人贷在线上接到第一笔万元借款的情形,“2011年初,印象中第一位客户是从事机票代理业务,当时在网站递交了5000元的借款申请。我们三个合伙人看到申请的心情真是既兴奋又忐忑,毕竟这是网站的第一笔交易,对我们来说它的意义不仅仅只是一笔借款交易,而是我们的网站真正走入大众视野,迎接市场检验的开始。我们三个人很认真地坐在电脑前商量了半天,才终于哆哆嗦嗦地把同意借款的按钮按下去。虽然借款人的资质已经经过重重审核,但我们心里其实还是有点忐忑和担心。不过后来这位客户的还款非常顺利,也的确让我们松了一口气,我们的风控流程在第一笔交易的检验中得到了不错的反馈,这也是对我们极大的鼓励。对那时候的我们来说,跨越0到1的距离带给我们的成就感远远大于从1走到100。”

 

三个创始合伙人就像“三驾马车”牢牢控制着这家高速发展中的企业,不过,“三驾马车”背后的关系链也值得探讨。

 

《中国合伙人》的热映引发无数共鸣,人们感动于“新梦想”三位创始人创业初期的一起拼搏和肝胆相照,不过,财富膨胀后三人“剪不断、理还乱”的利益纠葛也给了很多企业一些思考。其实,原型新东方的真实故事远比电影呈现的复杂、纠结许多。《中国合伙人》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中国人的本性,能共同吃苦,却不能一起享福,打下江山,却最终分道扬镳。

 

“合伙人”变“散伙人”的事情,在中国企业中屡有发生。从《中国合伙人》原型人物新东方三大佬俞敏洪、徐小平和王强,到万通六兄弟,再到联想柳传志与倪光南,真功夫内斗、国美之争等,江湖义气、不合理的股权设置、利益分配不平衡、合伙人角色转变、理念冲突等,都可能是中国式散伙的一些关键词。不难发现,这些从“合伙人”到“散伙人”的故事,都有一个非常相似的特点,那就是利益总是与感情纠葛在一起。

如何选择创业合伙人就变得非常关键。对此,杨一夫有深刻的认识,“选择合伙人,包括我们三个人都是这么看的,应该选世界观、人生观比较相近的,而且本身比较正、比较善的人,这样在真正遇到特别关键的问题时是能够达成一致的,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基础。”

 

在谈到人人贷三位联合创始人的关系时,杨一夫坦言很幸运的是在创业中找到了对的合伙人。“所以到目前为止在利益上在决策上我们其实都没有任何的分歧,这就跟我们最早的时候把所有出现分歧的解决方法,利益如何去分配啊等等这些东西都已经讲得很清楚是有很大关系的。”杨一夫表示。

 

“三个人有足够的契约精神,我们对公司章程不是那么草率地说找个公司直接拿一个支持合同就递进去了,而是我们真的把章程里面一条一条都剖过,然后把自己的一些想法也都搁到这个公司章程里面去,然后才去工商局进行注册,然后成立了公司。“

 

人人贷的三位创始合伙人目前的分工也比较明确,杨一夫负责品牌,李欣贺主要负责战略,包括法务、政府事务等等,而张适时作为公司的CEO主要是负责公司业务的整体管理和运营。

 

这样,三人有不可避免的分歧时也容易解决。“我们三个人其实遇到问题比较好解决,多数情况下我们都是能够达成一致的。对于我们三个来说,一是本身在出发点上没有任何分歧,二是大家本着把这个事情做成的角度,三是我们对于利益没有那么多顾虑,这三点使得大部分事情都是容易达成一致的。现在严格来讲还没有碰到过最终不一致的事情,但是如果真的出现无法达成一致的话,我们还是会更倾向于接受张适时的意见,因为他毕竟是一个大股东,而且目前是公司的负责人。”杨一夫告诉记者。

 

人人贷:从模式选择到风险控制管理

目前P2P行业主要分为三种模式,一种是纯线上模式,一种以线下为主,还有一种就是像人人贷目前的采用的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为了创造交易资金,人人贷采用与第三方小贷、担保机构合作的模式。

 

杨一夫介绍,选择此模式有两方面原因。一是,我们国家的个人征信体系基础薄弱,信息碎片化严重,缺乏整合通道,征信体系也没有实现有效的商业化,这些原因导致国内P2P机构无法完全依靠互联网收集到用户的信用信息。二是,我们的目标借款用户呈现出个体分散性的特点,有很多人不熟悉互联网借贷的操作行为,落地式的服务能够最大程度发掘此类客户。人人贷与小贷机构合作,小贷机构负责收集用户信息,将符合标准的用户推荐给人人贷,双方协作为这类人群提供借贷服务。

 

5月22日,招商银行前行长马蔚华在讲解“互联网时代下的金融创新”时有这样一句很深刻的话,“在互联网时代,面对新的商业规律和游戏规则,过去的做法和熟悉的管理办法已经不再灵验,所有行业和企业都做好颠覆与被颠覆的准备,于是,加快创新变革变得至关重要”。

 

杨一夫认为,金融的本质是风险管理风险控制,涉及到本质的创新才具有颠覆性意义。“目前为止,P2P对互联网金融创新更大程度上停留在服务方式或者资金渠道上,并没有真正的直击金融的本质——对风险管理的创新。未来则有机会通过技术去改变这样的现状,令风控变得更有效率、更准确。”杨一夫表示。

 

风险控制问题也是整个P2P行业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在人人贷风控管理的历史上,有两件事不得不提。

 

第一件事,据杨一夫回忆,在产品问世初期遭遇第一笔逾期时,杨一夫曾率领员工赶赴上海。来到借款人家楼下,他立刻发觉人人贷的风控有漏洞,因为楼下还有好几名其他银行催缴人员,这名借款人显然有不良信用记录。杨一夫赶到借款人父母家、前妻家,各种办法用尽后,给借款人停机的电话充了钱,意外地得到了他的新住址,追回了一部分款项。

 

催缴之后,杨一夫回到公司,随即在借款人审核资料中增加了提供央行征信报告的要求,并得出结论:必须建立从头至尾的风控体系,包括重点信息核实、催收流程等环节。

 

第二件事,是银监会监管“风波”——即人人贷历史上的“黑色星期四”。

 

事情是这样的,2011 年8 月25 日,人人贷公司收到了银监会发布的《关于人人贷有关风险提示的通知》,三位创始人经了解后才发现银监会的通知缘于一个月之前,一家名为哈哈贷的P2P 信贷网站关闭,而文件中只是用“人人贷”来指代P2P 信贷这个行业。他们着实虚惊了一场。

 

“银监会通知对行业存在的合理性还是有一定认可的,从监管方面,我们也没有得到更进一步的负面态度。紧接着坏事变成好事了,因为人人贷这个词变得更热了。”杨一夫事后表示。

 

那么现在人人贷的风险控制环节是如何管理的呢?据杨一夫介绍,人人贷采取的是“前端销售+ 后端审核”模式,在信息公开透明的基础上,人人贷建立了系统的风险管理机制,具体来说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贷款额度控制。我们严格控制借款客户的借款额度,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控制风险,目前借款客户的件均借款额为3万-5万元。

 

第二,分散的出借模式。出借客户的资金会分散出借给若干借款人,有效分散资金的风险。

 

第三,全流程风险管理体系。据杨一夫介绍,人人贷有一整套的从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引入的科学的信用审查及风险控制机制。通过多年摸索将其完善并适用于中国的情况,形成了一整套贯穿于产品设计、前端销售、贷前审核、贷中跟踪、贷后管理的全面而严密的服务流程;对于借款人的历史信用、还款能力、还款意愿等加以严格的审核,最大程度保障出借人的资金安全。

 

第四,风险备用金制度。人人贷专门设置了风险备用金,用以作为出借客户的风险缓冲。风险备用金按照借款金额的一定比例逐笔提取,一旦发生坏账,网站将会自动通过风险备用金进行相应的垫付,从而降低了出借人出借资金面临的还款风险。同时,人人贷与招商银行上海分行签署了风险备用金托管协议。由招商银行上海分行对人人贷的风险备用金专户资金进行独立托管,对风险备用金专户资金的实际进出情况每月出具托管报告,使用户能够清晰地了解风险备用金的使用情况。截至2014年5月,人人贷的风险备用金余额超过了3500万元人民币。

 

据人人贷2014年一季度的业绩报告数据,人人贷累计交易已经突破25亿,一季度成交7849笔,成交金额为4.91亿元,同比增长145%,平均投标利率12.89%,不良率为0.6%。人人贷出色的成绩离不开其良好的模式选择和风控管理。

原文链接

微信扫一扫,人人贷We理财里动态全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