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电话: 400-090-6600

人人贷联合创始人张适时:互联网金融的两个逻辑

FT中文网2016-11-21

10月13日,中国国务院公布《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对六个互联网金融细分领域——第三方支付、股权众筹、P2P网络借贷、互联网资产管理、互联网保险及互联网金融广告——提出具体监管计划。紧随其后,十多个政府部委和监管部门出台一系列配套文件,地方监管机构也纷纷跟进。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一系列文件的密集出台标志着,已经延烧半年多的“互联网金融监管风暴”的第二只靴子落地。2014年以来,P2P网贷平台“跑路”、倒闭、投资者维权等现象频发,监管层已经多次表达了严管互联网金融的态度;8月下旬,中国银监会、工信部、公安部和网信办等部委联合发布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对通过P2P平台借款的数额、资金存管等方面做出严格限定。尽管新规留出了一年的合规过渡期,从业者对即将挥来的监管重拳早已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同在10月13日,总部位于北京的P2P网贷企业人人贷低调地庆祝了自己上线六周年的纪念日。人人贷是中国最早的P2P平台之一,三位80后联合创始人分别毕业于北大数学系和清华金融系。
  
在当天发给员工的一封内部邮件中,人人友信集团CEO、人人贷联合创始人张适时称,人人贷贷款余额已经达110亿元。他还说,由于坚持以小额信贷为主营业务,且自2014年开始就主动选择通过银行存管资金,人人贷已经基本达到了8月监管新规的要求,成为中国P2P行业内不足2%的已合规企业之一。
  
10月14日,我在杭州专访了31岁的张适时。他毕业于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金融系,曾有私募基金和家族拥有的矿业投资公司的工作经验。大学毕业九年、创业六年的张适时,仍旧是一副大学生的斯文气质。以下是采访内容摘要。
  
FT中文网:你们几位合伙人最初是如何选择了P2P网贷这个领域创业?
  
张适时:我们当时其实看了很多,包括连锁酒店、房地产、甚至音乐节等等。但始终没有什么项目能引发心里的创业冲动,就一直到了2009年底。当时一看到(美国的P2P网贷公司Lending Club)这个项目,我的感觉是:“哎,就它了!” 因为我是学金融出身,感觉它跟自己的专业还蛮符合;另外,这件事情能改变的人还蛮多的:做这样一家机构需要大量的资本金,还有一个平台,能让你脱开很多束缚,能面向全国去更快速地发展,能服务、影响更多的人。而且在中国的市场上确实有这样的需求存在,不论是从资金的理财方,还是资金的获取方,两边的需求都很旺盛... 创业就是这样,等风来了再进去就有点晚,等好几年等不着风呢,也比较惆怅。其实我们还是蛮幸运的,进入这个行业,开始摸索,做了一个阶段之后,就发现风来了。
  
FT中文网:在P2P小额信贷领域的领先公司中,宜信(宜人贷)已经在美国上市,也有报道平安陆金所计划明年在香港上市。你们有同样的目标或压力吗?
  
张适时:金融机构未来上市应该是一个过程吧。无论是做平台也好,做金融机构也好,最终都会经历这样一个资本补充的阶段。在我们来看,上市可能是最终都会发生的,但它不是一个“所追求的”。也会去看一个具体的时机,包括根据监管的政策也好,根据这个市场环境也好。
  
更朴素地说,我们觉得做金融业务的只要能活下去就行。一个公司好与不好是看你能活多长时间,长久地活下去是我们追求的第一目标,只要活下去,就一定不会小的。通过自身的运营一步步壮大,这个是我们所主动追求的。过程中,无论是融资也好、上市也好,在我们看来都是阶段性的一些节点而已。
  
FT中文网:在今年8月底的监管办法出台之前,你们对具体的监管措施有什么预期吗?
  
张适时:在我们看来,其实这个监管条例出台还是可以更早一些,可以避免更多问题的发生。整个监管条例还是蛮符合我们的预期的。比如对小额业务的鼓励——在我们看来,P2P网贷的确是对现有金融体系的一个有效补充,这个定位还是比较清晰的;还有对于P2P平台化的定位,坚持资金安全的底线等等,也是这个监管过程中一个很核心的条款,这一点跟我们的预期还是比较一致的。
  
FT中文网:与很多其他P2P平台相比,你们在业务范围和风险控制等方面一向比较保守谨慎,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张适时:一开始创业的初衷,包括对这件事情的定位与预期决定了你会怎么做。从初衷上讲,我们认为金融还是一场长跑,在长跑的过程中会选择运营的行为。在过去这几年里,行业可能会不规范,在阶段性的过程中,很多人会去做很多“创新”的事情。我们关注两个问题:一是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跟金融本身的逻辑相违背的,是不是违背商业逻辑;另一个是,这件事和社会发展的道义逻辑是不是相违背。基于这两点的判断,基本上可以预判出到底哪些事情最终会被监管规范掉,哪些事情是有真正发展空间的。在过程中,很多人会感觉错失了所谓的“创新”,但后来发现这些“创新”都被关掉了。
  
FT中文网:依据这两条原则,你们对业务有何取舍?
  
张适时:比较典型的是在2014年底、2015年初的时候,股票配资这个行业当时很多人觉得是未来,觉得股票抵押之后没有风险,符合互联网金融逻辑。这件事情在我们看来,其实与上述两点都违背了。从金融逻辑上来讲,流动性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你用P2P的资金去做这套业务的过程中,用户不能足够清楚地知道其中的一些(风险)情况。
  
另外,很多人做股票配资的过程中放杠杆放得很高,在我们看来,你杠杆放得很高,就是希望客户早点爆仓。这个业务从商业逻辑和道德逻辑来讲都是不符合的,所以我们没有去碰它。另外,过去两年比较火的校园分期(学生分期消费),我们也没去碰。坦率地说,在我们看来学生本身是不具备真正的偿还能力的。在中国的这个体制下面,学生的成熟度其实是偏低的。你给他诱惑,他抵御诱惑的能力又不强,最后会给这些家庭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FT中文网:那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个行业有了“山雨欲来”的危机感?
  
张适时:2015年初,或者2014年底。当时,我们的第一个直观感受是整个行业挖人的价格开始失去理智了。当时,我们很多基层员工被挖走到(竞争企业)做管理层;没有太多经验的人,也会被挖过去做资深管理层。由此可以判断,这个行业进来了一大批对于金融本身没有清晰认知的企业。
  
FT中文网:你们的风控体系是怎么建立的?是一个怎么样的架构?
  
张适时:整个风险管理体系是一个长期叠加的过程。很多时候,一个企业能做多少事情是非常依赖于大环境的。创业之初那会儿,行业可以应用的数据从维度上讲是非常有限的,整个审批的环节里面人工仍旧占主导作用,数据起到的是辅助作用。
  
第一笔批贷就是我们三个人坐在一起商量。当时有一个山东的姓黄的用户,借了一笔一万块钱的借款,我们几个人在那儿商量了好几个小时,最后决定还是要放给他。(风险控制体系)开始确实还是比较原始的,然后一步一步更新迭代,伴随着外部和内部数据的成熟,伴随着人才的成熟,整个体系还是迭代了很多。
  
在2010年底、2011年初的时候,我们决定成立一家全资子公司——友信,专门负责线下风险核实。当时中国的数据体系很不成熟,没有现成的提供商,我们内部做了这样一个决策,自己建立线下的风险核实体系,以服务于用户。友信在整个业务的风险管理流程中起到了蛮重要的作用。
  
FT中文网:最近几年P2P企业倒闭、跑路的很多。在新的监管政策下,大家对P2P这个名称避恐不及,很多企业也在转型财富管理平台,你们为什么还坚持网贷业务?
  
张适时:在我们看,我们真正做的是个人消费信贷。做过这个市场的玩家,是没有人主动放弃的。因为这块市场空间实在太大了,利润前景也非常光明。大家都一起在坚持,殊途同归的是,大家的资金渠道都在多元化。包括我们自己,除了P2P的资金以外,也会拿自己的牌照去进行一个放贷,或者跟银行或者金融机构合作,做一个助贷模式。ToB(面向企业的业务)可能是我们不会去做的一块业务,因为我们一直都专注在个人金融领域。
  
FT中文网:现在互联网巨头们纷纷布局金融科技。你感觉,未来阿里、腾讯这样的巨头给你们带来的更多是合作的机会还是挑战?
  
张适时:任何一家企业在巨头林立的情况下能不能活下去,就是你能不能有一个壁垒,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在我看来,巨头们在几个领域里是很有机会,而且会打的最凶:第一个是信用卡,也就是支付。这是巨头会真正去血拼的一个领域,因为那块领域其实面对的是最主流的人群、高频次的需求,在这样的需求中进行变现,这种模式本身就适合那种大流量的巨头公司去进入。但在那个领域里,巨头们其实打的并不是我们,而是银行。这是巨头们和银行等一些既得利益者们之间重新分配的过程,所以那个领域最终一定会形成新的寡头,会是非常惨烈的战争,这个是可预期的。我们所在的领域——信用贷款的业务中,无论是腾讯的微粒贷、还是阿里的蚂蚁借呗等服务,与我们实际上处在不同层级,我们跟他们需要的核心能力是不一样的。
  
当然,数据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这是巨头们拥有优势,并且可以学习的;但在风险管理方面,无论是线上线下的整合也好,管理方式方法也好,其实形成了很多在数据化之外的更硬的门槛。这些业务是巨头进入的过程中没办法扫荡的,因为他们那套互联网的方法逻辑在这一块领域是不管用的。我们最终能形成我们的壁垒,这块业务最终是我们的,不是巨头的,也不是银行的。
  
另外一块其实是整个财富管理端,在这里巨头的优势会更明显。对巨头来说,这是流量变现的方式,不管是在卖非标类资产,还是收益类资产,或者是保险类资产的过程中,流量变现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巨头们在这个领域也会更专注。在这个巨头林立的年代里,做大规模的超市类的产品,其实机会是很小的,因为流量是高度集中的。
  
FT中文网:在数据和征信等领域,未来你们跟巨头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竞争态势?
  
张适时:征信领域在未来可能是独立的第三方。在我们看来,在中国很多金融领域的人去做征信,其实本身是不合逻辑的,这也是八大牌照怎么也发不下来的原因。金融机构与征信机构应该是相互独立的,是有墙的。征信机构最终来讲会是一拨更独立的机构,对我们也好,银行也好,对大家都是提供同样的服务。但是,无论是我们也好,互联网公司也好,银行也好,大家会在自己的特定领域里有自己特定的数据积累,这种数据积累本身又是不跨界的,所以在这个领域其实我们还并不是那么担心。
  
FT中文网:按照你们的理想,人人贷应该是一家金融机构,还是一家科技公司,或者是一家数据公司?
  
张适时:首先不会是一家纯数据公司。数据公司很多时候是ToB的,而我们其实还是为个人提供服务的。金融公司或科技公司的差异也是是比较模糊的,在服务用户的过程中,我们还是会跟着用户走。五年前我们选择了线上线下的结合,而随着互联网数据体系的成熟,未来五年人工智能可能又有很好的发展了,我们也会加大投入。唯一不变的是,我们还是希望对个人用户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

微信扫一扫,人人贷We理财里动态全知道!